首頁 > 信息管理 > 行業資訊 > 正文

90后新媒體人:壓力、焦慮、成長、跳槽及其他  (移動端簡潔版瀏覽)
媒體資源網 //www.mfppsu.tw 2019-9-25

作者丨石燦來源丨刺猬公社

導讀:我告訴你一個數據,朝陽區有新媒體從業人員約22.5萬,占北京市新媒體從業人員總人數的27%。
 
你隨便去北京市朝陽區的三里屯、國貿、華貿、酒仙橋和各種SOHO建筑群附近逛,肯定能碰上一堆新媒體人,或蹲在樓下抽煙,或大跨步急匆匆去上班,或在做其他事。新媒體行業從公眾號圖文階段演進到短視頻平臺霸王時代,他們隨著媒介變化自我成長,90后已經是這個圈子的中流砥柱。
 

有句話說得妙,后廠村要是中國互聯網的硅谷,朝陽區肯定是亞洲新媒體產業大高地。
 
沒錯,我告訴你一個數據,朝陽區統戰部在4月公布過一個數字,朝陽區有新媒體從業人員約22.5萬,占北京市新媒體從業人員總人數的27%。按照這個比例計算,北京市約有83.3萬新媒體從業人員。為了應景,網上有段子說,隨便丟一塊磚,都能在朝陽區地界砸中一個新媒體從業者。
 
他們每天生產、運營各種內容,再上傳到不同平臺,推送給無數等著賬號內容更新的消費者們。見面互相稱呼媒體老師,被“你是抄的吧”輕易激怒,被“你的稿子寫得真好”輕易歡喜。
 
他們把自己展現給外人時,大多光鮮亮麗,自信滿滿,甚至有分析把這類人群定義為“新的社會階層的一部分”。我很好奇,他們會有職場?;??如果有,具體是什么呢?
 
從入職到離職9個月,老板沒正常發過工資。
薛登山最終還是拿到了趙權拖欠已久的所有工資。此前,薛登山從趙權的新媒體公司離職,趙權一直沒發放薛登山后兩個月的工資。薛登山沒辦法,只能向第三方維權機構提起對趙權的仲裁,調解欠薪問題。
 
趙權曾試圖以公司開除薛登山的方式,解決自己被前員工提起仲裁的窘境,然后克扣薛登山在他公司工作的兩個月工資。最后,趙權失敗了。失敗原因是趙權沒有和薛登山簽勞動合同,他連反向訴訟的權利都沒有。
 
從2018年12月離職到拿到原本屬于他的工資,經歷了三個月。那三個月不是他最痛苦的時間,離職前,他更痛苦。
 
2018年3月前,薛登山在北京的一家教育公司上班,做留學業務。那里不愁生源,生意興隆。待了一年多,薛登山覺得沒奔頭。很多家長只認那份工作,而不認是誰在做那份工作,平時能結識很多學生,但不認識他們的家長,并沒覺得那份工作很有地位。
 
“而且能接觸到一些孩子,他們是人大附中的,他爸是法官,媽是高校老師,寫個名字都膽戰心驚,那我就想,我即便是做一輩子,也不可能達到他們那種高度,后來就另尋出路了。”薛登山說。
 
2017年9月左右,一個朋友約薛登山吃飯聊到加密貨幣,“我恰好之前了解過,也有些興趣,”朋友邀他入伙一家做區塊鏈行業報道的新媒體機構。“他們已經有一個小團隊了,BP也給我看了,我就說,可以搞啊。我主要做外媒翻譯,把國外的一些資訊轉譯到國內來。”
 
好景不長,“幣圈94事件”隨即到來,央行聯合七部委全面叫停ICO,定性ICO為非法融資行為,國內交易所也被關閉。以區塊鏈為核心的媒體圈也發生大動蕩,薛登山還沒入職,那個項目就被擱置了,直到半年后,那個項目才再次被提及。
 
2018年3月,“他又找到我,說現在又準備做起來。”那位朋友還說,公司準備融資,場地也租好了,一切就緒,就差人了,“問我愿不愿意來,我說來啊。”
 
薛登山是最早入職那家區塊鏈媒體的員工,最開始只有薛登山、趙權和趙權助理三人,主要收入來源是做活動。薛登山負責每天的早報。早上起來,把前一天晚上外網發布的區塊鏈新聞消息整理好,轉錄發布到他們的公眾號上,白天只要跟蹤一些實時動態就行,不用寫稿。
 
薛登山一直這樣待到了6月份,后面陸陸續續加入了其他編輯和作者,他才開始動筆寫稿。薛登山1991年生人,老家住大連,上大學時選擇會計專業,在國外待過兩年,英文翻譯能力還不錯。但在從事這份工作以前,從沒寫過稿子。
 
到北京之前,薛登山在家里的一家會計所做審計工作,太安分了,覺得沒什么意思,一次到北京出差,在東二環,“我在總部樓下等領導,看到中國銀行總部之類的高樓大廈,就覺得太牛逼了,秋高氣爽,想來北京工作,就來了。”
 
薛登山對北京是抱有幻想的,“我的信念就是北京能掙到錢,在家我掙不到錢。”“來北京要體驗互聯網嘛,找一家融資融好幾個億,燒錢燒都燒沒了的公司,也挺好的。”那種帶有史詩般的壯舉的體驗,在現實面前變得蒼白乏力。
 
從2018年3月到12月,那家公司在9個月的時間里都沒拿到融資。進入公司后,從來沒有正常發過工資,他得主動去找老板要。“我還問過老板有沒有具體日期發工資,他說有,就沒了。過了好幾天我再問一遍,他才會發。”薛登山曾想,“這次不是要搞一個大公司嗎?不應該正規一些嗎?但沒有。”
 
日常生活為工作所累。薛登山和她女朋友住在一起,每次和女朋友出去吃飯,兜里的錢越來越少,有時還銀行信用卡,都得從女朋友那里拿錢。他很難受。
 
他女朋友偶爾還埋怨說,一天到晚上班連錢都沒拿到,還上班干嘛?他們吵架的次數越來越多,每次吵架女朋友都會給他壓力,吵架的點都在于,薛登山覺得他老板不是一個不發工資的人,老板應該是太忙了,給忘了。但女朋友的觀點是,沒有這樣的老板,老板是不會經常忘了給一個員工發工資的,老板就是故意不發。
 
在那家公司的9個月里,薛登山最開心的事情要在他入職兩個多月后了。
 
6月,一個編輯從另外一家財經媒體跳到薛登山所在的媒體。他開始嘗試寫稿子,寫著寫著發現有人愿意看,“起碼編輯的反饋是可以的,在我看來她就是權威,她覺得好,那我覺得就有戲,起碼沒有受到過文字熏陶的我,句子主謂賓是對的,能讓其他人看得懂,這是個好事兒,說明可以繼續干下去。”
 
到了11月,他實在待不下去了,決定12月辭職。也就是在最后的那個月里,他才知道,一家媒體應該有主編,才知道什么叫通稿、什么叫選題會、怎么寫稿子才能讓讀者往下看、正常的內容生產過程是什么。提出辭職的最后一個月,是他在那家區塊鏈媒體收獲最多的一個月。
 
12月離開時,“也沒提工資的事兒,我就在想,我都走了,你還不結嗎?但是也不結。”
 
離職后,薛登山入職的新公司都發工資了,前老板還沒給他結算工資。他給前老板打過電話、發過信息詢問工資的事兒,但對方一直在打太極。直到今年2月,“不想鬧僵,但我受不了了”,他決定去第三方維權機構立案仲裁。調解員告訴他,如果立案,需要好幾個月時間。他等不了,最終同意了另一個解決方案:調解。
 
調解那天,趙權沒到場,是公司人事工作人員去和薛登山見的面。他氣得不行。好在最后拿到拖欠許久的工資。
 
不久前,薛登山在新東家寫的一篇文章被一個科技大V轉了,他開心得不得了。“職業生涯中,我最自信的時候,就現在吧。你的成果是被人認可的,你寫一篇文章是被人叫好的,他也轉過,好歹也是個承認。”
 
裁員后,她被失落感“感染”
 
有個人就沒那么幸運了。2018年12月31日,黃蕾距離從一家國內頭部內容公司轉正就差一周,也就是那天,早上,她去上班,忽然接到通知,自己被裁了。“剛開始我被裁還覺得無所謂啊,反正是拿到錢了,而且不用上班。”
 
但才過幾天,裁員后勁兒就侵襲到黃蕾頭上了,“失落感。”
 
她是這樣被這種感覺染上的。前同事會拍視頻發抖音,也會在朋友圈發布關于公司的動態,被裁后,她一直在刷朋友圈和抖音,慢慢地,看到前同事發布了關于公司的動態,她才意識到,“我被裁了,我要重新找工作了。”
 
在北京,如果你太閑,會被當成是異類,即便別人不把你當成異類,你也會覺得你不應該那樣閑著。這座城市太匆忙了,似乎每個人手頭都有做不完的事兒,每個人都脫不開時間去和別人聚會。
 
過完年回到北京,黃蕾每天睡到快中午,起床后,刷一遍各家招聘網站平臺,問一問身邊的人有沒有坑推薦。那段時間經濟環境欠佳,互聯網公司對外投放的招聘職位不多,黃蕾說,她還要和那些從滴滴出行、美團那種大公司出來的人競爭,壓力特別大。
 
她看了兩三天,都沒投出去幾個簡歷,這意味著她沒有機會面試。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等,等有適合的崗位出現。剛開始她還和朋友約出去玩,到后來她不敢出去和朋友見面了,別人都有工作,只有她沒有,聊起天來,很不爽快,自己會變得尷尬。為了省錢,她總是自己做飯吃。
 
到了晚上就玩手機,刷抖音,一直玩到凌晨3點,“那段時間我刷抖音刷得可多了”。當時還立志做一個抖音視頻博主,后來失敗了。她拍了兩三個視頻一直沒人給她點贊,也沒播放量。她自己還花錢給自己拍的視頻刷了一撥流量,想帶動一下,萬一上熱門了呢?最后一點用也沒有,直接放棄了。
 
每天就那樣熬著。日積月累,很多空洞的焦慮變得愈加具體和顯而易見,很多想法都指向了“我什么時候找到工作”這一件事情上,“我都開始信命了,我怎么可能想到裁員這種事情發生在我身上,我完全沒有想到。”
 
黃蕾大學畢業兩年,最開始在北京一家新媒體創業公司做市場運營。那家公司讓她覺得自己做的事情太雜亂了,“如果你到一個體制完整的大公司,它不會要求你什么都會,它要你精通某一項技能。”正因為如此,她去了上一家公司,“體驗了從一個初創公司到一個還算完整的公司的過程,很多事情我可以去對接設計、技術、運營、法務、財務,不再是一個人去做一件事情了,團隊配合才是應該做的。”
 
至今她還記得第一天去上班發生的事情。“忽然就被拉去開一個立項會,技術和設計都在說話。我一臉懵逼。就很慫你知道嗎?我什么都不懂,作為一個公司新人,有些怯場。”
 
她在工作效率和準確度上對自己要求很高,但也犯過錯。一次,他們和一個電影宣發公司有合作,他們要在電影主視覺上加上他們公司的元素,但他們是乙方,既要對內又要對外。在內部溝通的過程中沒能處理好關系,導致她和一位設計師同事的關系弄得比較緊張。
 
“之后每次和美術老大溝通我就很慫。他們對接我們其實不是他們最核心的業務,還要來配合我們,工作不上心,也很正常。”黃蕾習慣從自己身上挑毛病,遇事兒,她不是甩鍋俠。
 
她在上一家公司沒有很大的變化,但有了很多不一樣的體驗,之前只對接老板、運營、作者,現在她有了更多的嘗試,工作不只是說你的業務能力,還有溝通能力、對外能力,甚至你需要一些資源。“不管你去的那家公司是好公司還是壞公司,其實每段經歷都是有好處的。”這些都很重要。
 
解決黃蕾唯一的辦法是趕緊找到一個新工作,讓自己忙起來,忙起來,一切就好了。
 
三月初,黃蕾在boss直聘投簡歷時一眼看中了一家媒體集團新媒體運營的職位,之前在那家初創公司時就經常和那家媒體集團有來往,特別了解他們。投了簡歷沒多久她就拿到了面試機會。
 
但事情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順利。她看重的那個職位和她預期中的職位完全不一樣。她有些遲疑。但她室友勸她,去看一看。面試過程很順利,黃蕾的部門負責人對她很滿意,只是,部門負責人剛剛負責那個部門,在組建團隊和開拓業務的過程中,有很多不順手的地方。
 
現在,黃蕾做的事情與之前又不一樣了。此前,她的工種大多負責執行,現在她要先有策劃,才去執行。剛開始幾周她壓力很大,現在正和新的項目抗爭。
 
她在抖音上看到有人說,一個人的職業瓶頸大多是從一個執行者變成一個管理者開始,不同角色對同一件事會有不同的思考方式。之前做很多事情有條有理,但現在角色定位一變,要是處理得不好,那種狀態就會成為你的瓶頸。
 
在新工作里,黃蕾經常反思,“我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太好,我是不是過不了試用期?”室友提到了自己的經驗,新領導的要求和之前會不一樣,要適應新的環境?;評僮詈蟮慕崧凼撬母鋈四芰Σ還?,要去磨合。
 
“我的工作經驗雖然才有兩年,但我已經不能再去做一個小兵小將了。”和室友聊完之后,黃蕾感覺通透了許多。
 
厭倦原來的工作,想要自由呼吸
 
白柔寫稿子特別仰仗興趣和所在媒體的價值觀。最后想了一下還是選擇離開,挺累的,雖然掙得不少,成長空間很大,但沒辦法說服自己。每段時間都過得很辛苦,最后那段時間沒辦法在辦公室待了,看到同事在討論選題,自己就不開心,每天下午6點就下班走掉了。要是放在其他時間,晚上7點才走。
 
大學時,她在國內一家頂級紙媒孵化的一個新媒體實習,那家媒體給了她一個轉正名額,不過不是記者,而是內容運營。“我就想著只要有工作就行,讓我有一份工作,我做什么都可以。”
 
在內容運營崗服務了一年半,2018年下半年她有機會轉到記者崗,開始自己著手寫新聞報道。按照官方給出的界定,她屬于采編人員,負責媒體內容的策劃、創作、傳播,如記者、編輯、推送人員等。其他三類新媒體從業人員分別是新媒體企業出資人、經營管理人員和技術人員。
 
白柔轉崗后KPI壓力很大,每個月要寫8篇深度報道,編輯部要求他們盡量去采訪很多很多人,拿很多獨家的料,想要他們努力去做好,“其實還蠻難的”。如果要寫一家公司,起碼要認識幾十號人,如果要參加一個活動,編輯部希望她加上那個公司的高管,以后在他們身上拿料。這是一件很消耗人的事情。
 
久而久之,她感到厭倦。很多事情她都會從職業視角出發,加一個人,她的第一反應是,“他這個人有什么利用價值,你能拓展他的人脈圈到哪一個地步,你跟他的交往會不會給以后你拿料做好鋪墊?”
 
“我真的不想這樣做。我是一個很直很率真很隨性的人,東北大妞。前天有個很好玩的段子說,你拿我當朋友,我把你當私域流量。”白柔覺得這一切都太難了,公司想要的東西,她太難給到了,“它影響到了我的正常生活,不是外在的沖擊,而是內在的壓力。”
 
白柔這樣比喻她的狀態。有的壓力是在讓人爬一個坡,如果你愿意去爬那個坡,你就去,但是你越往上爬,你就越缺氧越難受。這個時候你是要成功和勝利,還是要往下折返,尋找一個相對自由的地方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氣?她選擇自由呼吸。
 
“我身邊的朋友總是勸我,要慢慢來,不要太急。但是在這樣的一個環境公司里,不可能不急,因為領導比你還急。給公司提供價值,需要你快速成長。沒有人愿意養閑人,最重要的是,公司的試錯成本不知道是高是低,公司也不會給你一個很長的試錯時間,如果你一個禮拜狀態不好,你對公司來說就是一個負擔。”她對那樣的狀態感到無奈,而這卻是北京大多數新媒體公司的現狀。
 
白柔的狀態越來越不好,她去找主編同步自己的狀態信息,主編說,她最近的狀態確實很不好,沒能全心投入。
 
“我就在想,我為什么要全心投入?我愿意在10個小時內去處理工作,其他時間讓我去做其他事情。”白柔說,“但我連其他時間都沒能去做自己的事情,我連睡覺都是崩潰的。”
 
辭職前一天,她仍然保持著正常的工作狀態。“在家睡覺,在公司寫稿,在別的地方和采訪對象聊天,在飯桌上和潛在的采訪對象聊天。”
 
做記者幾個月后,她努力和陌生人聊天,培養自己和別人聊天的能力,現在,她和任何人聊天都不懼怕,和別人聊天反而令她特別開心。白柔確實是一個很開朗的女孩兒,但寫稿就很痛苦,和領導聊天就很痛苦。
 
今年上半年,一檔樂隊綜藝節目很火,有一次白柔去跟訪一支樂隊,她特別興奮,那天她從早上10點穿著高跟鞋站著到晚上12點,都沒覺得特別辛苦。她后來分析得出的結論是,可能真的只有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時才會興奮。
 
此前,白柔和同事去辦活動,能接觸到很多商業大佬,“采訪各種人我完全沒有興奮點,就覺得這只是一個采訪,我覺得一個人為了完成任務,和你熱愛這個東西,你付出的東西、完成度、喜悅程度都會差很多。”
 
她從小就喜歡看臺灣偶像劇,大學還去臺灣交換了半年,深受臺灣文娛文化影響,她給過自己期許,長大后做娛樂領域的內容。只是到了大學她碰上了另一個觀念,才有了之前的商業媒體經歷。
 
大學時,很多人說做娛樂內容沒有門檻,很低級,好像大家都能做,這種東西就屬于小孩子,如果她自己去做的話,會被人認為還不長大,但如果去做商業經濟領域的內容,別人可能就會高看你,覺得你做的事情“很大人”。
 
但后來做得久了,發現其實不是這樣。“你喜歡最重要,別管別人怎么去看。并且娛樂這個東西也可以做得很有門檻,不要流于表面。有時候你喜歡就是一種價值。這種門檻就是一種價值。”
 
8月3日,白柔已經從原單位離職了,早上5點多踏出家門奔向機場,前往西南地區一帶游玩,希望能放松心情。那一刻,她沒有對即將開始的旅行抱有任何憧憬,“我知道自己在逃避”??傷故竅肴ジ約悍鷗黽?,去給自己的興趣謀求一些更大的空間。
 
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反而是一件比較危險的事情
 
一切東西都向前走時,這才是一個比較正常的過程,當一個人停滯了,斷檔了,跟不上節奏了,就會覺得很吃虧。
 
龐磊覺得這和北京整個大環境有關,各種因素,整個節奏很快,如果是別的行業從業者,到了周末,可能什么都不管,就跑出門去玩,“但是我們這個行業不這樣,要是周末突然有一個什么新聞,還是要做。”
 
龐磊現在在一家自媒體機構主要做內容作者,偶爾做編輯。他與薛登山、黃蕾、白柔遭遇過的職場?;煌?,他是我約訪的幾個人中看起來最輕松、對工作最得心應手的人。
 
他覺得現在做的東西多了很有成就感,“你寫得很好的稿子,你寫得很滿意的稿子,出去后,別人也會夸你,閱讀量也不錯,還是來自于旁人對你的認可。”
 
生活和工作都放在了北京,他會覺得比較有壓力,這個行業變動的速度、行業出產的概念更迭太快,它們出現的速度一直在刷新自己的認知。也是因為有了這種外部壓力,讓他覺得自己成熟了許多,可以獨立應付很多事情。一直循環的正反饋能讓一個人變得積極起來,龐磊享受到了這種循環帶來的心理慰藉。
 
大學畢業跑來北京工作,在一家媒體機構一待就是三年,最大的迷茫期有三個。2016年最開始跑音樂領域的選題,后來發現這個領域太傳統了,沒啥可寫的;2017年知識付費火了,他一邊寫音樂領域,一邊寫知識付費,沒過多久,這個領域又不火了;到了2018年,他盯上了短視頻這個賽道,開始在這里大施拳腳。
 
跟著領域做選題對一個內容作者來說很被動,得看天吃飯,領域變動大,選題就多,領域變動小,選題就少。龐磊后來反思,他應該主動出擊,自己去站在更為宏觀的視角去做一些選題。像他這樣的想法和執行力,一般出現在一個人進入這個行業一兩年后才能擁有,不是說你不行,而是你得擁有一定的人脈資源、公司資源和行業資源,才能去支配資源。
 
張楚在一家新媒體機構任職,負責第一輪面試。他們公司的招聘啟事上寫著內容作者必須兩年以上經驗,但他收到的大多簡歷都寫著應屆畢業生,連工作一年的人都很少。
 
“在這個行業里,工作一年,基本上已經算是老人了,大家換工作的頻率其實很高,如果你能在一家新媒體公司待上兩三年,你起碼得是管理層了。”張楚最開始招人會放松工作限制,越到后來,他越覺得吃虧,“培養成本確實有點高,而且你得等那個人的心智、業務能力、思辨能力都成長起來,那已經過去半年了。如果半年后他不想在這兒待了咋辦?”
 
這是一個無法確定的因素,招人成了很多新媒體機構管理層頭疼的事兒,找不到合適的,合適的可能看不上你這兒。但也有一個好處,每一個人的成長速度都非???。張楚說,在北京半年接受的事物變化和信息密度,相當于中國二三線城市起碼一年,有一種“山中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”的錯覺。
 
大多數北漂都在壓縮式成長,也是因為這種狀態,讓他們暫時不敢去觸碰一切東西,比如愛情。一家直播平臺的運營主管告訴我,有一次去團建,她兩個女同事在同一天分手了,原因都是工作太忙,誰都顧不上誰。
 
過于理性的工作機制,讓他們變得太過獨立,失去了對愛情的興奮感,有人這樣分享了自己關于婚姻的思考:“現在工作越久,越來越感覺對女人沒興趣,每天加班寫代碼就好了,我要不要離婚呢?感覺一個人也挺好。”有些都市人也有過這樣的分享:單身久了之后真的會發現一個問題,就覺得好像誰都可以,又好像誰都不行,真的是因為單身太久了,你的眼光變高了,你會不停反思戀愛中犯過的錯誤,也會不停的思考你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樣的一個人,真的單身非常久,然后再談戀愛的話,那真的是他經過深思熟慮后的選擇。
 
有些人一直在培養自己“愛人的能力”,愛別人,也愛自己。他們看電影會哭、看綜藝會笑、自己做飯吃會滿足、去逛菜市場會幸福、在健身房里會興奮……在一些細微之處了解自己。
 
北京媒體圈不算大,只要不離開這個圈子,很多人都在互相認識的媒體機構流動,抬頭不見低頭見。剛開始有些人可能不太愿意去面對前同事或者前東家,到后來也就覺得無所謂了。有一種說法是,這就是一個正常的人事變動過程,它是這個職場社會運轉體系里的一個環節,沒必要上升到誰欠誰的境地。
 
但也有離職撕破臉的,薛登山的一個前同事,和趙權要工資沒要到,在社交媒體公布了欠薪信息,鬧得很僵。通常來說,一家自媒體機構有員工離職,原因通常有四個:錢給的不到位、一起工作的同事是個傻子、你不喜歡那份工作、你覺得你做的事情無意義。
 
年輕人處于職業上升期,大多可以忍受“錢給的不到位”,用愛發電,只要身邊有優秀的共事者與他一同從事他喜歡的工作,且他們都在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,年輕人們一般都能夠容忍當前處境。
 
“我曾在一家我很喜歡的公司做實習生,有轉正機會,工作內容我也很喜歡,但我媽覺得在北京一個月拿2000塊太扯淡,就讓我從那家公司離開了。”孫冉現在在找一份內容作者的工作,但找了很多家都沒找到。
 
“我太喜歡換工作了吧,2017年畢業至今,我已經換了三份工作了。”三個月前,她從一家內容公司離職,去了一家報社做實習生,兩個月后,她就走了,“就想去那里學學傳統媒體那套內容生產流程”。
 
在剛剛結束的一次面試中,她沒能進入二面,原因和她此前頻繁換工作有關,也和她的欲望有關。在第一輪面試過程中,面試官問她想要什么,她想了一會兒,她沒能答上來,她不知道她想要什么。
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有時確實是一件比較危險的事情。‍
 
(應受訪者要求,文中人物均為化名,涉及到的公司也做了模糊化處理)
北京宏業凱廣告有限公司
本站文章部分內容轉載自互聯網,供讀者交流和學習,如有涉及作者版權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以便更正或刪除。感謝所有提供信息材料的網站,并歡迎各類媒體與我們進行文章共享合作。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





首頁新聞
·香港紐約倫敦……中國太平全球燈光秀來了! 
·北京中關村地標燈光秀2019 
·迪拜哈利法塔LED外墻燈光秀廣告招商 
·防彈少年團BTS全新宣傳片亮相倫敦皮卡迪利廣 
·手機行業:新機營銷戶外廣告案例精選 
·上海中心大廈塔冠和凹槽LED屏廣告投放/上海 
·泰國曼谷:明星應援打卡LED廣告屏中國區招商 
·小熊電器A股閃亮上市:燃爆全國六大城市地標戶 
·香港國際機場廣告效果、客戶案例展示(一) 
·國貿CBD戶外21塊LED大屏廣告詳細介紹 
·意大利米蘭戶外地標LED廣告屏 
·香港國際機場簡介及航站樓廣告牌一覽 
·泰國曼谷素萬那普國際機場Supreme電子刷 
·泰國新曼谷國際機場到達區域電子屏幕聯播201 
·俄羅斯莫斯科市中心戶外廣告LED大屏 
·馬來西亞吉隆坡國際機場(Klia、Klia2 
·荷蘭阿姆斯特丹金融區戶外電子屏廣告招商 
·瑞典斯德哥爾摩塞格爾廣場戶外LED廣告屏 
·韓國仁川機場T1航站樓巨型電子屏廣告 
·東京國際機?。ㄓ鹛錒駛。┕屎秸韭ED 
廣告行業資訊
·關于KOL、主播、帶貨的 20個行業真相  
·“限酬令”一周年:頭部自降30%、底層沒戲拍 
·易中天們去哪兒了:百家講壇那些事  
·有了流量明星,這些節目也會成為“流量綜藝”嗎 
·鳳凰網營銷三部曲 奏響品牌主的凱旋之聲 
·中國廣告四十年:從300塊到7000億市場  
·“限韓令”三年后,韓流文化是否失去中國市??? 
·人民日報許正中:為什么主流媒體有很多爆款,卻 
·上半年電視廣告減少12.4%,電商成衛視救命 
·開播、開機、開工,影視業終于回暖了嗎?! 
·《一本好書》第二季:用大眾傳播的方式做一件牽 
·浙江衛視秋季盛典爆賦能,流量向上,能量立正 
·東方衛視第六季《中國達人秀》溫暖收官  
·全媒體傳播,人民日報社社長李寶善提出三個關鍵 
·廣電總局首提電視頻道“精簡精辦”,透露什么 
·融媒體背景下廣播內容領域的思索與探究 
·河北臺首批11家工作室成立,湖南、安徽、廣東 
·習近平祝賀CCTV農業農村頻道正式開播 
·國潮“入侵”中國綜藝圈,能盤活時尚節目么  
·90后新媒體人:壓力、焦慮、成長、跳槽及其他 
戶外廣告資源推薦
·陜西西安雁塔區小寨國貿LED廣告招商中 
·西安小寨國貿大廈,賽格對面大型樓體LED廣告 
·迪拜塔打一次廣告要多少錢? 
·8月海外最新戶外廣告案例精選 
·科技為新媒體時代的戶外廣告帶來轉型 
·2019戶外廣告:我們還能為你做什么? 
·2019年北京戶外LED屏幕廣告聯播網 
·成都春熙路、太古里、人民南路等商圈戶外廣告 
·廣州地標戶外廣告投放聯系方式 
·東北哈爾濱市中心廣告牌招商 
·杭州戶外大屏廣告,戶外廣告公司一覽 
·昆明地標建筑戶外LED電子屏廣告 
·南京一手戶外廣告公司 
·青島的戶外大牌廣告投放聯系方式 
·上海市中心各大商圈戶外LED電子屏廣告 
·深圳戶外LED廣告投放指南2019 
·怎樣投放沈陽的戶外大牌子 
·蘇州第一百貨大樓電子廣告屏 
·天津市中心戶外LED大屏 
·武漢江漢路、光谷步行街戶外廣告招商 
報紙廣告資源推薦
·《印度時報》為印度最老、也是發行量最大的英文 
·德國每日鏡報Der Tagesspiegel 
·德國也是歐洲發行量最大的報紙: 德國圖片報簡 
·德國發行量最大報紙之一:法蘭克?;惚?/a> 
·《南德意志報》:德國發行量最大的日報 
·德國時代周報:一份覆蓋全德國的德語周報 
·俄羅斯主流報紙廣告大全2019 
·俄羅斯報:俄羅斯報界具有權威性的報紙 
·歐洲時報:歐洲最具影響力的華文日報 
·意大利《歐洲華人報》簡介 
雜志廣告資源推薦
·土耳其航空機上雜志廣告投放 
·漢莎航空雜志廣告投放推薦 
·美國新聞周刊newsweek(或電子版)刊登 
·《新知客》雜志簡介 
·《健康準媽媽》從婚前到寶貝教育的專業類雜志 
·《女友•校園》《女友• 
·《南都周刊》全國性新聞類雜志 
·《京城一瞥》媒體簡介 
·Outside中文版《戶外》 
·北京pk10